<em id="srl5x"></em>
          <nav id="srl5x"><listing id="srl5x"></listing></nav>
          <form id="srl5x"><legend id="srl5x"></legend></form>

          <nav id="srl5x"></nav><sub id="srl5x"><address id="srl5x"></address></sub>
          中国西藏网 > 涉藏动态

          多杰的跋涉

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22-11-11 16:09:00来源: 青海日报


          多杰在草原上捡拾垃圾。泽库县委宣传部供图


          多杰从手机上了解鸟类的习性。王玉兰 摄


          多杰用望远镜观察湿地的鸟类。王玉兰 摄

            深秋的泽曲草原草木渐次枯黄,空气中渗出阵阵寒凉,天空碧蓝如洗,视野所及之处,牛羊在牧场上悠闲地吃着草。这天,我们的车一路飞驰直达多禾茂乡塔土乎村,从塔土乎村到秀恰村是简易的通村公路,车子因颠簸行驶缓慢,23公里路程,四十多分钟,秀恰村终于在眼前了。

            秀恰村隶属于黄南藏族自治州泽库县多禾茂乡,距离泽库县城五十多公里,与河南蒙古族自治县优干宁镇毗邻,“秀恰”藏语意为“富裕富足”。这天,我们的所见所闻,证明了秀恰村的村如其名。

            放眼望去,泽曲河、赛日宗河、曲纳阔河一路蜿蜒,流经秀恰草原。时令虽已进入深秋,然而群山叠翠,绿野千里,花草葳蕤的自然湿地美景依然难掩其壮美秀丽,这就是青海泽库泽曲国家湿地公园的关秀湿地。关秀湿地就像泽曲大湿地的一个窗口,让我们看到了自然界生物和谐共生的美好画卷。

            金滩鸟岛是我家

            今年年初第一次听到多杰老人的故事,便被他对这片土地的情怀所打动。眼前这位皮肤接近酱紫色,年逾古稀的老人,就是传说中的多杰。他身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中山装,留着板正的小平头,眼睛炯炯有神,头发虽已花白,却精神矍铄。老人得知我在草原长大,略懂藏语,与我更加亲热,我称呼他为“阿爸多杰”,他应允着放声大笑。

            我说:“阿爸多杰,你的金滩鸟岛真漂亮啊?!彼憷盼业氖肿呦蛩摹肮ぷ鞲谖弧?。这是一片略高于关秀湿地的山包,站在山包上,我用多杰的望远镜看到了一幕无比清晰的湿地美景——蓝天白云,牛羊成群,灵秀的水草在绿浪中翻滚,泛着波光的水面上百鸟躁动私语,水中小洲芳草萋萋,好一个高原氧吧、鸟儿的天堂!

            多杰,这位有着45年党龄的老党员,用满腔热忱和挚爱默默守护家乡的这片湿地。1999年至今,23年8300多个日日夜夜,湿地的角角落落都留下了多杰前行的脚印。

            1999年,多禾茂乡秀恰村重新进行草场确权分配。关秀湿地所在的草场黑土滩蔓延,草地稀疏,根本无法满足牛羊对草料的基本需求,村民们不愿意承包。多杰感慨地说,那时候这一片草场的草特别少,一旦承包了这样的草场,养活牛羊就成了问题,牧民们谁敢要这样的草场啊。然而,作为村里的老党员,多杰却主动要求把这片草场分给他。

            草场确权后不久发生的一件事,彻底改变了多杰的生活轨迹。有一天,几个非法捕猎者在湿地肆意捕鱼猎鸟,看到活生生的鱼儿、鸟儿被他们戕害,多杰心里特别难过。多杰说,阿爸曾经告诉过他,有鸟儿的地方,就是草原的福地,草原失去鸟儿就等于失去了灵气,无法想象一个没有生气的草原会是什么样子。这件事对多杰的触动很大,他把自己的家搬到湿地附近,决心守护好家园、守护好这片湿地。

            多杰对草原的爱,对湿地的爱近乎执著。为?;ふ馄?,巡护草山、捡拾垃圾、防止非法捕猎成为他每天必做的工作。清晨天刚亮,多杰会准时出门,徒步半个多小时到湿地,开始巡护工作。带着望远镜,背着保温杯,拿着盛装垃圾的编织袋,多杰在湿地周围一边巡护一边捡拾饮料瓶、塑料袋等生活垃圾,还时不时停下脚步用望远镜观察鸟儿们的动向。方圆五公里的湿地区域,多杰每天巡护要走三四圈。鸟儿们见有人过来会四散惊飞,多杰说:“鸟儿们认生呢,所以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它们自由捕食、快乐嬉戏。时间长了这些鸟儿也不怕我了,我跟它们才逐渐亲近起来?!?/p>

            每逢夏日,湿地周边花香四溢,尤其赛青梅朵开得金黄金黄的,一大片一大片,特别好看,多杰就给他心爱的湿地起了个好听的名字,叫“金滩鸟岛”。

            多杰的妻子仁青卓玛笑着说:“老头子对这片湿地比对我和娃娃们亲呢!一年中的大半年时间他都会和鸟儿们在一起,早出晚归,家里的事顾不上操心,哦哦,忙得很哪。其实我也担心他在湿地会遇到危险,所以我一直反对他做这件事。也想不通他不图钱、不图名的,为啥要这么做,还经常埋怨他??墒钦饧改瓴菰嚼丛矫?,湿地这边来的鸟也越来越多了,说实话,我也特别开心。这些年老头子真是不容易,以后我再也不反对他了?!?/p>

            “哈哈哈?!卑侄嘟芸醋爬习?,开心地笑了。

            是啊,还有什么比亲人的理解和支持更重要呢。

            光阴如梭,巡护也不间断,在多杰的精心照顾和守护下,关秀湿地周边的环境越来越好。作为世代逐水草而居的牧民,多杰深深懂得,草原就是大自然馈赠给牧民的宝藏,作为草原儿女,敬畏自然、感恩草原、守护草原是他们必须做的事。

            每天沿着湿地5公里的区域,巡护行走四五圈,从不间断,粗略计算,23年就是将近17万公里,这是多杰为?;げ菰吖陌仙嬷?。世间万物都是有灵性的,如今,关秀湿地水草肥美、飞鸟翔集、野花遍地、风景旖旎,而这,正是对多杰几十年如一日辛勤付出的最好回报。

            只此青绿护山水

            人不负青山,青山定不负人。这句话用在多杰身上,再恰当不过了。

            对多杰来说,每天的巡护工作就是天大的事。巡护也不仅仅是简单的查看遛弯,倘若遇到非法捕猎,多杰就会毫不犹豫上前劝阻制止。好几次遇到游人捉鱼,多杰立马赶过去和他们理论,甚至还发生了肢体摩擦。若是遇到有人打鸟,那对多杰而言更是不能容忍的。有一次为?;つ穸?,多杰还被非法捕猎者打破了头。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心疼老人,多次嘱咐他,遇到这种情况要第一时间报警,不要上去硬拼,要?;ず米约???杉毙宰拥亩嘟苣墓说昧苏庑?。多杰说,有时候多耽误一分钟,就不知道会损失多少生命。为更好地加强对湿地的管护,黄南藏族自治州林业部门在湿地附近的山坡上安装了监控,多杰也在这个山坡上搭建了一顶帐篷,并且一住就是两年。多杰对我说,如今大家?;せ肪车囊馐对嚼丛角苛?,我的老伴和五个儿子都非常支持我,我再也不孤独了。

           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我尽情观赏着关秀湿地的美景。不远处,水面上、草丛间密密麻麻全是鸟禽。它们踱着自由的步伐,或觅食或交头接耳。我一边用望远镜观看,一边惊呼:“天啊,这么多赤麻鸭啊。哇,还有黑颈鹤,真是太美了?!彼祷凹?,镜头里几只黑颈鹤翩翩飞舞,自湿地西侧径直飞到湿地中央的小洲上,它们欢快地叫着跳着,那一刻,我的眼眶湿润了,我已完全被眼前和谐的美景所感染。

            多杰说:“你看到的这三只黑颈鹤是一家呢。4月底,两只大黑颈鹤孵出了两只幼鸟,我担心小黑颈鹤会被狗、狐狸等动物伤害,自从它们出生,每天都会早早来看它们。它们本来是一家四口,哎,现在只剩三只了。那天要不是河水涨得太高,我就能趟过河去看另一只小黑颈鹤了,我要是去了,它也许就不会丢失……我在湿地附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它,后来才从河南县的管护员那里听到它已经死亡的消息,哎,都怨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多年与湿地为邻,与鸟儿相伴,多杰与这片草原湿地上的鸟儿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湿地每一只鸟儿的健康成长都离不开多杰的付出和悉心照料,在多杰心中,它们都像自己的孩子。多少个清晨,多杰顾不上吃早饭就急匆匆赶往湿地,他放心不下那两个小家伙,如今,一只小黑颈鹤不幸夭折,他心里怎能不难过呢。

            2020年3月的一天,多杰巡护时发现湿地一处小湖泊的堤岸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豁口,湖水顺着豁口直往外流。3月中下旬就到了鸟儿繁殖的季节,如果湖里的水没有了,鸟儿就不会再来了,可是不来这里,它们又能去哪里呢?带着这样的担心和疑虑,那天夜里多杰彻夜未眠。第二天一大早,多杰就叫上老三儿子扎西拉旦,用编织袋装了泥土运到湿地,试图堵住那个豁口,村民们闻讯也纷纷赶来帮忙,可是水流太急,他们没能将豁口堵上。

            填补未果的事真是令人担忧,但好在鸟儿们对湿地不离不弃??醋拍穸杂勺栽?,顺利安然地繁殖产卵,多杰的心才算得到了一点安慰。2021年初,多杰和儿子扎西拉旦花6000元雇了一台挖掘机,终于把先前的那个豁口彻底修补好了。悬在多杰心头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。

            “这是花头天鹅,这个叫白头双辫,还有这个,我给它取名花脖子……”多杰像对待自家的孩子一样,给湿地的好多鸟儿都起了好听的名字。多杰打开手机,给我看了他在巡护时拍的鸟儿的照片。说起鸟儿,他特别兴奋。当我问及这些照片的由来,多杰说这都是他巡护时拍的。多杰长期与鸟儿朝夕相处,掌握了不少鸟儿的生活习性。对湿地的鸟儿,他如数家珍。对于这片草原,对于世世代代栖居的土地,对于湿地和湿地上的生灵,多杰的爱和付出近乎痴狂。

            多杰告诉我,目前,他能确定湿地上有90多种鸟儿,说明这一片草原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了。他还说,起初关秀湿地大概只有100多只鸟儿,现在最多时能达到2000多只呢。湿地的草多了,鸟儿多了,到了夏天,还能看见很多其他小动物呢。

            说实在的,采访那天我在湿地看到的鸟儿,可能还远远不止这个数。湿地生态环境越来越好,周边草地越来越茂盛,吸引了琵鹭、黑冠鹤、赤麻鸭、金雕、白肩雕、黑颈鹤、黑鹳、中华秋沙鸭等珍稀鸟类和野生哺乳动物来此安家落户。人鸟和谐共存、鲜活灵动的美丽画卷为高原湿地生态系统增添了迷人的色彩。

            初心如磐永不移

            对已是古稀之年的多杰而言,随着年龄增长,身体每况愈下,视力更是越来越差,做起事情来往往也是力不从心了??伤故抢氩豢馄菰?,离不开他的鸟儿、鱼儿和湿地。

            “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,为家乡做事,为草原做事我心甘情愿?!彼嫡饣笆?,多杰的眼光深邃而又坚定。年幼丧母,在村干部和村民们的呵护和关爱下长大,18岁入团参加民兵组织,25岁入党,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、当初铿锵有力的入党誓言……都是珍藏在多杰心中永不磨灭的记忆。2019年,为使鸟儿们在湿地安全自由地栖居,多杰在湿地周围扎上了围栏。为方便摄影爱好者前来拍照,也为更好地?;つ穸?,使它们不受干扰,2021年,多杰又出资在山包上修建了一间四面采光的玻璃房。多杰说,接下来,他准备加固围栏,修建一条通往玻璃房的栈道,他还要利用网络多学一些关于野生动植物的知识。在漫长的生态?;ぶ飞?,多杰一直坚定地跋涉着。

            坚持巡护,不遗余力地为村民、游客宣传环保理念和环保政策,言传身教成为多杰教育五个孩子最好、最有效的方式。那一日在阿爸多杰家中,我见到了他的三儿子扎西拉旦,今年36岁的拉旦瘦削精干,如今,他做了父亲的接班人,成为关秀湿地的又一个守护者。多杰说,只要能走得动,他就要和儿子一道好好守护湿地。

            之后我与多杰时常电话联系互相问候,而每次他都会不住地给我说感谢的话。而我在想,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住青山绿水,阿爸多杰无怨无悔在海拔3700米的高原上默默付出,最应该被感谢的人,应该是他??!

            多年来,多杰先后被泽库县和多禾茂乡授予“环保卫士”“先进管护员”“防疫先进个人”等荣誉,并获得了黄南藏族自治州“第二届道德模范”称号,今年8月,多杰老人又荣登中央文明办第二季度“中国好人榜”。

            一片草原一生情,多杰用几十年的坚守,苍翠、润泽了关秀湿地,护卫着一方生灵的安宁祥和。

          (责编:于超)

          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西藏网”或“中国西藏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  欧宝官方体育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