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srl5x"></em>
          <nav id="srl5x"><listing id="srl5x"></listing></nav>
          <form id="srl5x"><legend id="srl5x"></legend></form>

          <nav id="srl5x"></nav><sub id="srl5x"><address id="srl5x"></address></sub>
          中国西藏网 > 杂志

          拉萨绿化 “汗骡功劳”

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22-11-03 09:49:00来源: 《中国西藏》


          骡队浩浩荡荡运载物资上南山。向世宁 摄

            提起西藏高原的运输,人们往往想起两幅画面,一幅是茶马古道上缓缓前行的马帮,一幅是飞机、火车、汽车交织在一起的立体交通网。

            随着岁月的流逝,奔波千年的马帮已被尘封于历史,今人只能通过图片了解过往的场景。在高海拔陡峭的山上搞建设、做绿化,飞机没有起降场所,汽车无路可走,只能延续着人背畜驮的传统运输方式。

            额李哈古中等个头儿,干练,普通话流利。说起如何做起骡队驮运生意,其中的酸甜苦辣像高山流水一样一泻而出。

            为什么赶的是骡子而不是马?因为骡为驴和马交配所生,体力远大于马,是理想的力畜。实际上,在茶马古道上奔走的是骡,只是习惯上被称为“马帮”。

            想想拉萨山上绿化树种多为云南松,考虑到特殊气候,额李哈古改从云南买骡。正如他所愿,云南骡比较适应西藏的气候。在那曲、阿里等地,雨少地干坡缓,适于骡子驮运。

            在喜马拉雅山中的墨脱和陈塘等地,雨多地湿,骡子容易打滑,受伤甚至摔死的情形屡有发生。在额李哈古的骡队,骡子无论病死、老死还是发生意外死去,他们都会就地掩埋。骡子为骡队带来财富,在长期相处中,人与骡之间建立起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。

            十多年前,他只有五六头骡,自己是牵骡人。如今,他把南山上的骡每十头分为一组,每人牵三四头,既便于管理,又能灵活机动地提高驮运效率。

            阅读全文请点击:

            http://www.ctibet.org.cn/magazine/2022/09/index_71.htm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(责编:郭爽)

          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西藏网”或“中国西藏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  欧宝官方体育app下载